乐伐替尼

吃抗肝癌药乐伐替尼肝癌能治好吗?

  吃乐伐替尼肝癌能治好吗?在过去的10年间,多吉美一直是晚期肝癌一线治疗的唯一获批药物。REFLECT研究头对头比较了乐伐替尼与索拉非尼的疗效。结果表明,总体疗效上乐伐替尼不劣于多吉美,而且患者手足皮肤反应小,生活质量好。乙肝病毒背景的肝癌亚组显示:乐伐替尼更适合乙肝高发的亚洲地区肝癌患者。不过肝癌既是局部疾病,又是全身性疾病,任何单一疗法都无法根治肿瘤。所以,乐伐替尼也不能治好肝癌。

为什么说乐伐替尼是晚期分化型甲状腺癌最好的选择?

  手术和放射性碘(RAI)是甲状腺癌的标准治疗,但对5%~15% 的患者无效,目前对于这些难治性患者还没有标准的治疗手段。大约在30 年前,多柔比星(阿霉素)化疗获准用于此类患者,但无效且有毒。美国FDA也于2013年11月批准了其治疗放射性碘治疗失败分化型甲状腺癌的适应证,但由于索拉菲尼治疗晚期分化型甲状腺癌效果不甚理想,市场急需一款更好的药物,乐伐替尼( lenvatinib ) 诞生了。

乐伐替尼联合PD-1抗体Keytruda治疗晚期子宫内膜癌效果良好

  由于乐伐替尼是一个多靶点的抑制剂,所以它在肿瘤治疗中的使用范围十分广泛。2018年7月31日,美国FDA授予PD-1抗体K药联合靶向药乐伐替尼,用于晚期子宫内膜癌突破性疗法资格认定。该认定是基于一项入组了53名患者的二期临床试验结果。该研究招募了53位晚期子宫内膜癌患者,大部分都至少接受过一次系统治疗。乐伐替尼的剂量是每天20mg;PD-1抗体Keytruda的剂量是200mg,3周一次。

瑞戈非尼序贯乐伐替尼治疗肝癌可行吗?

  2017年ASCO会议上报告的REFLECT研究证实了乐伐替尼一线治疗BCLC B和C期肝癌的OS不劣于索拉非尼。乐伐替尼是一个强效的多靶点抑制剂,包括VEGFR1-3, FGFR1-4,PDGFRα,RET和KIT。研究共入组中乐伐替尼和索拉非尼的OS分别达到了13.6和12.3月,乐伐替尼在次要终点指标PFS(7.4vs 3.7月,p<0.00001)和ORR(24%和9%,mRECIST 标准)均优于索拉非尼。但值得注意的是,乐伐替尼的3/4度不良反应(57% vs 49%)和治疗相关的严重不良反应(SAE)(18% vs 10%)发生率均高于索拉非尼。

使用过乐伐替尼的患者的反馈如何?

  对晚期乙肝相关性肝癌患者来说,乐伐替尼(Lenvatinib)绝对是 一个很神奇的药物,可显著延长患者的生存期,这对我国肝癌患者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毕竟我国大部分肝癌患者都存在乙肝背景。在国际大型三期临床试验中,研究人员评估了多吉美和乐伐替尼的疗效,证明乐伐替尼在总生存率上不劣于多吉美的同时,在客观缓解率和无进展生存期上都都显著优于多吉美,客观缓解率是索拉非尼的3倍有余,无进展生存期较多吉美相比提高了1倍(7.3个月VS 3.6个月)。

来那度胺联合乐伐替尼治疗肝癌效果会增强吗?

  近日,一位患者家属怀着激动的心情给群友分享真实获益经验。该患者使用PD1单抗联合乐伐替尼和来那度胺三药联合1周左右的时间,甲胎蛋白AFP从6000多降到3000多,降了一半。这也是肝癌群里第3次传来三药联合方案快速控制病情的患者自述。该患者为肝内胆管细胞癌患者,既往治疗史:首先使用过索拉非尼治疗,但是耐药,且副作用很大,更换为Opdivo(O药)联合乐伐替尼,使用不久后耐药后,更换为卡博替尼,效果不好的情况下,患者尝试免疫联合乐伐联合来那度胺的三药联合方案,让人不可置信的是,使用1周的时间,AFP直接从6000多降到3000多,降了一半!

乐伐替尼对晚期肝癌患者疗效确切

  肝癌在我国属于高发疾病,全球一半的肝癌发生在我国,因此也被称为肝癌大国。几十年来,肝癌的生存率并没有得到显著的提高。2008年,新型靶向药物多吉美/索拉菲尼获批上市,为晚期肝癌患者带来新的希望,然而实际上肝癌患者的总生存期并没有得到太大的提高。另一方面,患者应用索拉非尼后,病情其实并未得到太大的改善,但由于没有更多可选择的药物,索拉非尼在晚期肝癌治疗中长期处于主导地位。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新型靶向药物不断涌现,包括近日上市的乐伐替尼(Lenvatinib),获批用于晚期肝癌的一线治疗。

乐伐替尼可显着延长放射性碘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的无进展生存期

  2015年3月26日卫材新型口服抗癌药乐伐替尼(lenvatinib)在日本批准用于不可切除性甲状腺癌的治疗。此前,乐伐替尼在美国、日本、欧盟均被授予孤儿药地位及优先审查资格。该药作为一种具有重大公共卫生利益的创新药物,将帮助解决甲状腺癌领域存在的严重未满足的医疗需求。卫材表示,乐伐替尼将成为不可切除性甲状腺癌临床治疗的新标准。

PD-1抗体联合乐伐替尼治疗肝内胆管癌效果显著

  PD-1抗体近几年因其不俗的抗癌成绩在肿瘤治疗领域掀起热潮。PD-1是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一种。通过实现对免疫检查点的抑制,使得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能够发现并攻击癌细胞。实现治疗癌症的目的。目前PD-1抗体主要有派姆单抗(Pembrolizumab)和纳武单抗(nivolumab)两种。早在之前,PD-1抗体联合乐伐替尼(Lenvima)就展现出了令人鼓舞的抗癌效果:用于晚期肾癌,30位患者,有效率83%,疾病控制率100%;用于晚期子宫内膜癌,23位患者,有效率48%,疾病控制率96%;用于跨癌种的13位患者,有效率54%,疾病控制率100%。PD-1联合乐伐替尼:肝内胆管癌控制率93%。

来曲唑加乐伐替尼治疗晚期乳腺癌疾病控制率达93.8%

  乐伐替尼已经获批用于甲状腺癌、肾癌和肝细胞癌,尤其是肝细胞癌,打破了索拉非尼的一线统治地位。在妇瘤领域也有突破,如2019SGO报道的乐伐替尼联合周方案紫杉醇治疗铂耐药卵巢癌,ORR71%;2018ASCO报道的乐伐替尼联合K药治疗子宫内膜癌,ORR39.6%。不过,在乳腺癌鲜有数据报道。今年的2019ASCO摘要惊爆一项乐伐替尼联合来曲唑治疗绝经后HR+乳腺癌的Ib/II期试验。内分泌治疗一直是HR+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案,高达75%的HR+乳腺癌患者存在RET过表达,研究表明为内分泌治疗耐药的机制。RET也是乐伐替尼的靶点之一,临床前研究也证实了乐伐替尼和来曲唑的联合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