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nparza

奥拉帕尼的副作用大都是低级别可管理的

  过去,卵巢癌治疗的主要方法是化疗药物,随着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的全面开花,靶向药如抗血管生成药和PARP抑制剂,以及免疫抑制剂等应用于卵巢癌的研究越来越多。而这次PARP抑制剂为主角的SOLO-1试验 Ⅲ期研究结果,可以说是卵巢癌治疗史上里程碑式的改变!为何SOLO-1研究结果让专家为之震撼?SOLO-1是首个在BRCA突变的新诊断晚期卵巢癌患者中评价含铂化疗后一线奥拉帕尼(lynparza)维持治疗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多中心Ⅲ期研究。

奥拉帕尼可延缓晚期卵巢癌的进展

  一项发表在“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研究发现,药物奥拉帕尼(Lynparza)可以延缓某些癌细胞携带有缺陷的BRCA基因的女性晚期卵巢癌的复发,或者阻止疾病恶化。该研究中的女性最近被诊断出患有卵巢癌,并且接受过化疗,这些化疗导致他们的癌症完全或部分消失。在常规化疗后每天服用两次靶向药物可以减少癌症发展的机会,或者使患者死于疾病的几率降低70%。

奥拉帕尼(Lynparza)或可用于胰腺癌的维持治疗

  根据阿斯利康和默沙东宣布的一项III期POLO试验结果表明,与安慰剂相比,使用奥拉帕尼(Lynparza)一线维持治疗显着降低了患有生殖系BRCA突变(gBRCAm)转移性胰腺癌的患者的死亡风险,并显著延长了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差异具有临床意义,安全性和耐受性与既往研究保持一致。这一研究结果表明,奥拉帕尼或可用于挑战胰腺癌的治疗。

奥拉帕利在BRCA突变胰腺癌治疗中的效果

  生殖细胞系BRCA1或BRCA2突变的患者在转移性胰腺癌患者中占一小部分,研究显示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lynparza)在该人群中具有抗肿瘤活性。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3期试验,目的是在患转移性胰腺癌且铂类一线化疗期间未发生进展的生殖细胞系BRCA1或BRCA2突变患者中评价奥拉帕利维持治疗的疗效。以3:2的比例将患者随机分组,分别接受奥拉帕利片剂(每日两次,每次300 mg)或安慰剂维持治疗。主要终点是通过盲法独立集中审核方式判定的无进展生存期。

奥拉帕利/利普卓治疗卵巢癌疗效怎么样?

  阿斯利康与默沙东近日在芝加哥举行的2019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公布了靶向抗癌药Lynparza(利普卓,通用名:olaparib,奥拉帕利片剂)卵巢癌III期临床研究SOLO-3的详细数据。结果显示,在既往已接受≥2种化疗方案的生殖系BRCA1/2突变(gBRCAm)晚期卵巢癌患者中,与医生选择的化疗方案相比,Lynparza表现出强劲疗效。该研究是与美国FDA达成一致意见作为一项上市后承诺研究而开展,基于研究数据,Lynparza是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在这种情况下疗效显著优于化疗的PARP抑制剂。

奥拉帕尼的耐药性或与c-Met过表达有关

  奥拉帕尼(Lynparza)是2014年FDA批准的首例PARP抑制剂,用来治疗BRCA1和BRCA2种系突变的晚期卵巢癌患者。除了乳腺癌外,这种药物还可以治疗卵巢癌、前列腺癌以及胰腺癌等拥有相同“流氓基因”的遗传性癌症。然而,不可避免的是它也遇到了耐药性这个令医生、患者以及各大药企头疼的问题。

奥拉帕尼对哪些前列腺癌有活性?

  2019年ASCO年会公布了奥拉帕尼(lynparza)治疗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伴DNA损伤修复(DDR)基因异常的患者的Ⅱ期临床数据。本次试验共入组98名至少接受过1次但不超过2次含紫杉醇化疗的mCRPC患者。奥拉帕尼的剂量对抗肿瘤活性可能有影响 ,因此,将所有患者随机分为两组,一组每次接受奥拉帕尼400mg,每日两次,另一组每次接受奥拉帕尼300mg,每日两次。本次试验主要观察终点为反应率(RR),次要观察指标为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

奥拉帕尼对阿比特龙治疗进展的CRPC患者有效是真的吗?

  一项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研究表明,奥拉帕尼(lynparza)对那些标准治疗(包括内分泌治疗、化疗和阿比特龙)失效又合并有DNA修复基因缺陷的前列腺癌患者有较好的疗效。该研究共纳入了50例已发生转移的激素抵抗性前列腺癌(CRPC)患者。所有患者在入选前接受过多西他赛化疗,49例(98%)接受过阿比特龙或者恩杂鲁胺治疗,29例(58%)接受过卡巴他赛化疗。

奥拉帕利上市前的临床研究有哪些?

  提起PARP抑制剂,我们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奥拉帕利(lynparza),然而它的上市之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甚至差点中道“夭折”。2005年,两篇报道了BRCA突变的肿瘤对PARP抑制剂具有敏感性的文章同时于Nature发表,首次证实了PARP抑制剂与BRCA基因突变的合成致死效应。随后引发了PARP抑制剂研究的第二轮热潮,PARP抑制剂的研发开始进入精准治疗时期。2009年,一项Ⅰ期临床研究首次证实奥拉帕利在携带BRCA突变的卵巢癌等肿瘤的患者中具有显著疗效。2010年,另一项Ⅰ期研究发现,经奥拉帕利治疗后,铂敏感患者的疗效更好,携带BRCA突变的复发性卵巢癌铂敏感患者的客观缓解率(ORR)高达69%,而铂耐药患者为45%,铂抵抗患者仅为23%。

奥拉帕尼开启了PARP抑制剂治疗癌症新时代

  2014 年 12 月 18 日,Lynparza (olaparib,奥拉帕尼) 在欧盟率先获批上市,这是首个获批上市的 PARP 抑制剂,首个适应症为 gBRCA/sBRCA 突变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维持治疗,PARP 抑制剂的时代正式开始。截止目前,全球已有 4 款 PARP 抑制剂获批上市,适应症也在逐步向乳腺癌、前列腺癌、胰腺癌等晚期或早期患者拓展,各适应症人群也在不断扩大,从 BRCA 突变逐步向其他同源重组修复缺陷(HRD) 患者拓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