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阴性乳腺癌

多西紫杉醇的新辅助化疗手段对三阴性乳腺癌的肿瘤控制率高吗?

  三阴性乳腺癌是是一种常见的癌症恶性肿瘤,如果没有及时治疗,乳腺癌很有可能会发生转移和扩散。那么多西紫杉醇的新辅助化疗手段能否用于这类三阴性乳腺癌的治疗呢?长期接受这种治疗方案的有效率高吗?下面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铂联合多西紫杉醇NAC治疗后患者不同病理缓解程度的无复发生存(RFS)和总生存(OS)情况。

雄激素抑制剂比卡鲁胺能治疗三阴性乳腺癌吗?

  近年来研究发现,三阴性乳腺癌(TNBC)组织中存在雄激素受体(AR)的异常表达,并与TNBC的生物学行为、临床病理特征和生存预后密切相关。AR不仅能作为判断TNBC预后转归的一个预测因子,而且很有可能作为一个新的靶点用于指导临床进行个体化治疗。因此,目前AR在乳腺癌,尤其在TNBC领域的研究备受关注。

CDK4/6靶向药物如Kisqali或帕博西尼可以治疗三阴性乳腺癌

  在女性癌症种乳腺癌是一种高发的癌症病种,而在乳腺癌中有一种三阴性乳腺癌死亡率最高、最容易复发,三阴性乳腺癌是一组异质性的疾病,也是目前乳腺癌治疗中最棘手一种。三阴性乳腺癌对激素和靶向治疗都不敏感,能用的方法几乎只有化疗。然而,就算是化疗在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中的有效率也并不十分理想,因此,临床上仍然亟需一种更好的治疗方案。

PARP抑制剂如奥拉帕利尼拉帕尼可以治疗三阴性乳腺癌吗?

  三阴性乳腺癌是目前乳腺癌研究的重点,也是新药开发针对的重点人群。其中,最大的突破就是PARP抑制剂的出现。科学家通过对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基因分析发现,有相当一部分携带了BRCA1或BRCA2基因突变的患者都是先天遗传的。如果细胞携带了BRCA突变,就特别容易患癌。因为BRCA是抑癌基因,专门负责修复体内的DNA突变。体内的DNA发生了突变有BRCA保证大多数突变都能被修护还原。但如果BRCA自己突变失效了,那DNA修复能力就大大减弱,细胞会更容易积累突变,患癌概率也就增加了。

PD-1抑制剂Keytruda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效果好吗?

  5月21日,默沙东宣布了Keytruda单药二线或三线治疗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的Ⅲ期KEYNOTE-119研究结果,显示接受Keytruda单药治疗的患者相比化疗(卡培他滨,艾日布林,吉西他滨或长春瑞滨)没有获得生存期方面的益处。安全性方面,与之前公布的数据一致,没有发现新的安全问题。详细结果将在即将举行的医学会议上公布。

K药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临床试验疗效怎么样?

  日前,默沙东宣布,其PD-1单抗K药在一项3期临床试验中未能达到预先设定的主要研究终点。这项3期试验名为KEYNOTE-119,旨在评估相较于单用化疗药物,K药作为单药疗法对先前接受过治疗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疗效。试验主要终点为总生存期,次要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期、总缓解率、疾病控制率和缓解持续时间。默沙东表示,具体研究结果将在即将召开的学术会议上予以公布。

PD-1抑制剂欧狄沃可以治疗三阴性乳腺癌吗?

  PD-1/PD-L1 是一条重要的免疫细胞的信号通路,因此深受癌细胞的喜爱。癌细胞显然不愿意被清除,因此想尽各种手段来躲避免疫系统的攻击,其中一个常用办法就是激活PD-1/PD-L1 信号通路。当PD-1/PD-L1 信号被激活后,免疫系统就收到信号:“这里没事,回去休息吧!”。这种调控PD-1/PD-L1 的能力很多正常细胞都有,并不是癌细胞特有的功能,只是有些坏蛋很聪明,“拿来主义”窃取并放大了它的效用。

如何提高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对奥拉帕利的敏感性?

  目前,三阴性乳腺癌缺乏公认的治疗靶点。2019年2月8日,《血液学肿瘤学杂志》在线发表研究报告,探讨了SPAG5对三阴性乳腺癌的影响。结果发现,三阴性乳腺癌组织与配对的相邻非癌组织相比,SPAG5表达显著提高。SPAG5高表达与低表达相比,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淋巴结转移和局部复发的风险较高、无病生存显著较差。

阿帕替尼对晚期三阴性乳腺癌有效吗?

  与其他类型乳腺癌不同的是,由于内分泌治疗和抗HER2靶向治疗对三阴乳腺癌无效,其治疗方案非常有限,除了传统的化疗外,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和抗血管药物的发展是患者新的希望。但Pd-1/Pd-L1单抗单药治疗在晚期三阴性乳腺癌(TNBC)试验中疗效堪忧,最高的客观反应率(ORR)为18.5%。ASCO摘要爆出一个研究,国产PD1(研发码SHR-1210)联合阿帕替尼(抗血管靶向药)治疗晚期三阴乳腺癌患者,有效率可达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