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更能从恩杂鲁胺治疗中获益?

PARP抑制剂如奥拉帕利尼拉帕尼可以治疗三阴性乳腺癌吗?

   三阴性乳腺癌 是目前乳腺癌研究的重点,也是新药开发针对的重点人群。其中,最大的突破就是PARP抑制剂的出现。科学家通过对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基因分析发现,有相当一部分携带了BRCA1或BRCA2基因突变的患者都是先天遗传的。如果细胞携带了BRCA突变,就

  既往研究显示,比卡鲁胺对雄激素受体阳性的三阴性乳腺癌(TNBC)有一定的疗效。恩杂鲁胺也是一种雄激素抑制剂,那么恩杂鲁胺对雄激素受体阳性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疗效怎么样呢?2015年,一项临床Ⅱ期试验评估了使用单药恩杂鲁胺对于进展期AR阳性TNBC患者的疗效。

米托坦对肾腺瘤患者进行给药时要注意哪些问题?

  米托坦( Mitotane )对应的适应症主要是无法手术的、功能性和非功能性肾上腺皮质癌、肾上腺皮质增生以及肿瘤所致的皮质醇增多症。在对肾腺瘤患者进行给药时要注意以下问题。对肾腺瘤患者推荐的治疗方案是开始每天分3或4次共服2~6克,剂量通常是逐渐增加

  在75例入组患者中,16和24周时的CBR分别为35%和29%[22]。在2015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mericanSocietyofClinicalOncology,ASCO)会议上,有研究者以此临床研究为基础做了一项报告,指出通过预测AR是否表达阳性,可以预测TNBC患者是否能从抗雄激素治疗中获益。

  在该研究中,50%转移性TNBC患者中AR表达为阳性,提示在TNBC患者中AR阳性患者比AR阴性患者更多;并且与AR阴性患者相比,AR阳性患者在16和24周时有着更高的CBR。随后,TRAINA等的临床研究也得出了相似的结论,同时该研究中通过免疫组织化学法检测发现,AR的表达水平并不随着恩杂鲁胺的使用而发生变化。这说明未来需要进一步开发更敏感的生物标志分子,以确定最有可能从抗雄激素治疗中获益的TNBC患者。

  哪些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更能从恩杂鲁胺治疗中获益?_三阴性乳腺癌,恩杂鲁胺